首页 > 故事 > 鬼故事 > 正文

锥人的情殇,弄人的命运
2018-12-26 16:50:01   来源:   评论: 点击:

   第一章
  “笃笃!”有敲门声。
  全办公室的人都吃了一惊,以为又是哪位厂领导大驾光临了。女同志们一个个都藏了正织的毛衣。唯一的男同志王若水也合上了刚刚看得入味的《星辰诗刊》,拿一张《中国妇女报》盖住。
  “来了来了!马上来了!”一串脆脆甜甜的声音从一位女同志红润的口中滑出,可是她的沟子却始终紧紧地粘在凳子上,看不出有起身的迹象。别的女同志也都坐着纹丝未动。王若水瞅瞅大家,无奈地笑了笑,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同志们虚惊了一场。门开处进来的是收发员程佳。程佳虽早已为人妻人母,猛看上去,却仍跟十八九岁的姑娘娃似的,既美丽又清纯。她没有说话,却很甜又很有分寸地笑了笑,将一沓报纸放在桌上,又递给王若水一封电报,然后就轻轻掩门出去了。
  一位有了些年级的女同志便说:“这程佳也真是!把我们吓了这么大一跳!”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过后,办公室就又成了毛衣加工厂。
  王若水将电报捏书似的双手端住,却只是盯着封皮,并不把电文往外掏。坐在他对面的牛小莉便问:“若水,什么电报?”说话间欠起身从他手里抢过电报,抖出电文,大声念道:“‘货已出手,速来西京。’——好你个若水!是在做什么生意吧?还瞒着我们!——是不是走私文物?能挣多少?该请客吧?”

上一篇:失色年华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