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爱情日记 > 正文

草坡地的兔子
2017-10-05 17:02:33   来源:   评论: 点击:

 

  草坡地就在小树林与月牙湖畔之间,这里是兔子们最爱的活动场地。他们喜欢在这里觅食、嬉戏、甚至是什么也不做,只是对着天空发呆,享受午后惬意的时光。

  最早的时候,草坡地的兔子们都处在这种最原始的状态里,他们不分彼此,共同分享草地上的食物与空间。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草坡地的兔子数量变得越来越多,他们的关系也渐渐发生了变化。他们开始区分你我,组成团体,互相排挤,斗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兔子们形成了两大阵营,西坡兔子和东坡兔子。形成的经过已经无法确切考证了,只是传说,当年兔子们聚在一起讨论兔子耳朵应该往左边歪还是往右边歪的时候,发生了严重分歧,最后越弄越大,就形成两个阵营了。

  虽然从外人的眼光来看,这两个坡的兔子到底也没什么差别。不过他们自己却认为,他们的差异是无法弥补的,即使是十个大笨象的屁股也填补不了他们之间的鸿沟。

  两个坡的兔子们都认为自己才是世界真理的掌握者,而对方则是腐化堕落的代表。

  西坡兔子的领导者是大胖兔,而东坡兔子的领导者是长耳兔

  他们天天带着追随者们做着争吵,打架的伟大事业,他们对彼此越来越看不顺眼,最后大家实在都不能忍受了。有一天,他们决定在草坡地中央挖出了一条地沟,从此东西坡的兔子们互相都不能越过这条边界,穿越者将受到各自团体的惩罚。

  在他们吵的热闹的时候,也有些后知后觉的兔子只知道埋头吃草,没事了看着天边的云朵发发呆,对于大胖兔和长耳兔搞的大地沟的作用,完全是稀里糊涂的。

  长毛兔就是这样的兔子,他搞不清楚那帮兔子天天在那边吵什么,只知道他们一大早起来挖了一条沟,然后激动的把沟边的草地都给踩秃了。“这是做什么呀?”长毛兔远远的看了一眼后,又吃他的草去了。

  这天,他看到草坡西边靠近月牙湖的地方草长的很茂盛,他想过去吃吃草,顺便享受湖边景色。可是当他走过去的时候,脚刚踩在了那条地沟边上。就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长毛兔被吓了一条,他回头看见一只年轻的兔子正用吓人的眼神冷冷的看着他,那样子让长毛兔既害怕又有点迷惑,“我,我只是要到那边吃口草。”

  “那里是西坡兔子的地方,你不知道穿越地沟是很严重的罪行吗?“

  “这,这有什么问题呢?我看湖边的草好,我就过去吃了,而且以前都是可以随便到湖边吃草的。”

  “胡说,你的思想问题很严重啊,你没听说我们现在的口号是宁要东坡地的树皮,也不要西坡地的嫩草吗?”

  “我,我不知道。”长毛兔怯怯的回到。

  “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回去吧。这件事我要向组织上汇报。”

  长毛兔灰溜溜的离开了地沟,他没想到问题并没有就此结束。东坡兔子们召开了思想会议,长毛兔成了重点批评对象,兔子们七嘴八舌的开始批斗长毛兔的错误,有些本来就记恨长毛兔的兔子们更是趁机加入了讨伐的队伍。

  “这个长毛兔平时就作风懒散,对于组织的行动响应很不积极。

  要深挖他思想深处的毛病,把问题暴露在阳光下。

  我看他是对西坡有好感,对我们东坡兔子的宗旨怀有异心。

  长毛兔,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西坡派来的奸细。

  我,我只是要去吃口草,长毛兔弱弱的解释道,但是没有兔子要听他的解释,铺天盖地的批判淹没了他。

  他的伴侣带着小兔宝也跳了出来,喊道,“长毛兔一直就想到西边,他对组织不忠诚,我要带着孩子和他划清界限。

  批判会日复一日的进行,把长毛兔逼到崩溃的边缘,最后忍无可忍之下,长毛兔决定跨越那条地沟,逃到西坡那边。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长毛兔偷偷溜向地沟,但是在快到边界的时候,他被警卫发现了。警报声,呼喝声,从后方传来。长毛兔慌慌张张的往前跑。身后飞来警卫发出的飞镖,其中一个击中了长毛兔的后腿,他一个趔趄,滚倒在地沟旁,钻心的疼痛从腿上传来,大概腿骨断了。警卫的声音越来越近,想到被抓回去的可怕景象,长毛兔强忍着疼痛,连滚带爬的滚过了那条沟界。

  从此,长毛兔就滞留在了西坡,他的腿也瘸了,每天夜晚他会站在月牙湖边看东边月色下的小树林,想着自己原来家的样子。

  兔子的世界变化很快,正当长毛兔孤寂的在西坡远眺自己的家乡时。大胖兔与长耳兔又成为了好朋友,他们手拉着手站在一起,

  “兄弟!”

  “哥们!”

  “我们应该一起合作,共创未来。”

  “这正是我想的,来我们到那边树林里喝酒去吧,那里风景特别好。”

  于是大胖兔和长耳兔手拉着手,欢快的去林子边喝酒去了,那条曾经的地沟被填平了,几天后翠绿的青草覆盖了沟的位置,让人怀疑,这里是否存在过一条地沟。

  除了瘸了腿的长毛兔。他一瘸一拐的走到原来地沟的地方,坐在草地上,看着天边飘过的云朵,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他喃喃自语道,“我这腿到底是为了什么瘸的?”

  这时有一对年轻的兔夫妻从长毛兔身边经过,母兔说道,“我跟你说,月牙湖畔的兔窝要赶快买了,别犹豫了。”

  “可是,可是那里的兔窝好贵啊,价格翻了好几番,快到1万个萝卜的价格了,我们一辈子能吃到一万个萝卜吗?”

  “呆子,你不知道吗,现在大胖兔和长耳兔在湖边搞开发,那边兔窝的价格还要涨,我们要再不买,就更买不起了。”

  “哦,哦,好吧,我们赶快去看看吧。”

  长毛兔看着年轻的兔夫妻从身边经过,轻轻叹了口气。这时微风轻轻吹过草地,嫩绿的青草如波浪般向前滚滚而动。

上一篇:鱼的琴键(不离)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