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心情文章 > 正文

八路军出动一个营,打了一场小规模伏击战,战后却大有惊喜
2018-11-09 09:10:50   来源:   评论: 点击:

 1939年秋,日军第109师团、第20师团进犯至山西晋城一带发动大规模的“扫荡”,妄图两路夹击,消灭八路军和国民党晋绥军两支主力部队。但日军指挥官万万没想到的,由于其中一支日军中了八路军一个营的埋伏,丢失了一批重要文件,竟导致此次“大扫荡”彻底失败,两大日军师团也遭受重挫。

8月29日,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第687团,从侦察中得知:日军第20师团长牛岛实常中将拟于30日早上,率师团部从高平前往长治。吴信泉政委当即命令1营打它一个伏击战,消灭这股敌人,并指定由善打硬仗的第1连担任主攻任务,设伏地点是高平县赤祥村北面的东仓河边。

29日夜间,部队轻装从荫城镇出发,一个紧跟一个,拂晓到了赤祥村东山下,在田间隐蔽起来待命。

营长傅春早率连、排长翻过东山,站在山脊的缓坡上察看地形。

最后决定选择山脊下西侧百米延长线高地为伏击阵地,并对重机枪安放位置及各连协同作战进行了具体部署。

1连连长周文祺率部队进入前沿阵地,分配各排任务,设置轻机枪火力点,构筑工事,派出隐蔽观察哨。

这里是大片大片的高粱田、玉米田,制高点约30米,距东仓河岸约150米。

八月的山区,午间骄阳似火,庄稼叶子晒得低垂着,没有一点风,大地蒸发的闷热气浪实在令人难受。战士们蹲在散兵坑里浑身冒汗静静地埋伏着,耐心地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中午11点多,还不见日军的踪影。

又过了一会,营部侦察排便衣班长贺向春来向周文祺报告:“营长通知,发现鬼子200多人马从高平县方向而来,其尖兵部队快进入你连阵地西侧。”

接着第2排哨兵也紧急报告:“阵地西200米处发现100多名武装日军。” 周文祺立即命令各排准备战斗。

这时候,阵地西头走来两个日军和两个便衣汉奸,每人推一辆自行车,大摇大摆地走着。后面相距约50米左右,100多名全副武装的鬼子,再隔30来米,10多匹棕色大洋马驮着六门山炮与许多弹药箱,有30多名炮兵伴随。

在这之后又隔百多米,是20多个骑着土黄色蒙古马的骑兵警卫部队,后面有10多个军官骑着枣红色大洋马,洋洋得意地东瞧西望。

再后面步行的是10多个军官手持战刀,肩挎手枪和皮包,还有20多个日军和几个穿戴伪军服装的,驱赶着10多匹大洋马、骡子与驴驮着军用物资。

一时,尘土飞扬,吃喝声、马蹄声、鞭挞声、骡马的叫声、金属撞击声,汇成一片。

在敌人已完全进入我伏击阵地后,“砰”的一声枪响,营长下达了攻击令。

霎时枪声齐鸣,第1排两挺轻机枪从东侧拦住骑蒙古马的警卫兵去路,第3排两挺轻机枪在西侧切断锚重兵退路,第3排两挺轻机枪居中以交叉火力扫射骑马的和步行的日本军官。

排子枪、掷弹筒、手榴弹交织成火网,打得敌人晕头转向。

日军遭我突然袭击,进退无路,首尾被切断,一片混乱,没死的纷纷逃向干河滩地向我军射击。

有两个骑马的军官哇哩哇啦尖叫一阵,被打散的10多个日骑靠拢后以“品”字队形向我一排阵地冲来。3排长王梦同指挥战士们用轻机枪组织交叉火力阻击来敌,打得日军人仰马翻,领头的两个日本军官在我阵地前200米地方被击毙。

周文祺面对山前惊慌失措的敌人,果断命令3班、6班、9班发起冲锋。

40多个勇士分六个突击组,飞快地跃出工事,从制高点奔向干河滩地,高喊着“杀”声冲向日军,先是一阵手榴弹,继用刺刀捅大刀砍,与敌人展开白刃战。

日军死伤众多,有些军需物资被服、弹药被击中起火,整个河滩硝烟弥漫,火光闪烁,爆炸声此起彼伏,大地震动,山鸣谷应。但是,日军依然顽强抵抗,拼揍20多个官兵组织冲锋。

在8分钟的拼刺中,我军勇士们英勇善战,表现出了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

6班副阎福刺倒一敌人,自己却被侧敌刺中臀部,一排长陈海山眼明手快,冲向前将这个敌人捅死。

9班两个组围住7个敌军官拼刺,这伙鬼子拼死挣扎狂喊乱叫,勇士们勇往直前,奋力拼杀,寻机刺死3个,击毙2个。

有一个军官疯狂反扑,被3排副夏金州捅死。另有一个军官负伤逃跑被石头绊倒,虞唐快步赶上前将其捅死,顺手夺得手枪、战刀各一。

这时忽有一个装死的日本军官爬起举着军刀向夏金州砍来,老夏急以枪杆挡开并顺势举起枪托将敌砸死,夺得手枪、皮包、战刀。

有的敌人以马尸作掩体负隅顽抗,战士张大旺上去挥起大刀砍死一敌,他自己也被敌击中壮烈牺牲了。

3班长张清和看到战友牺牲,在愤怒之下向顽抗的敌人连投6颗手榴弹,高举大刀喊道:“共产党员跟我冲,杀死日本鬼子!”率突击班再次杀入敌群,砍死两个日军,1个伪军,有5个伪军举枪投降……

在日军后卫部队赶来前,我营指挥所已发出蓝色信号弹,命令部队撤出战斗。迟到的敌人不知我军去向,只好一面收尸,一面向赤祥村东山炮击。大家讥笑日军收尸队,是在为祝贺我军打胜仗鸣放礼炮呢!

在这次漂亮的伏击战中,共毙伤日军官兵200多人,战马30多匹,生俘伪军5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办公用品和一箱机密文件,其中有署名20师团部的大型太阳旗1面、小型太阳旗4面。

据俘虏供认,日军师团长牛岛实常,在头天晚上已去长治而逃过厄运。而被我击毙的多是师团参谋部和军需部的军官,其中有几名将校衔军官。

虽然这一仗八路军只出动了一个营,战斗规模并不算大,但是从缴获的文件中,却大有惊喜——里面居然有敌人一些重要机密情报文件!

后来这批情报使得八路军及时掌握了反“扫荡”战斗的主动权,并为国民党友军提供了有价值的敌情,最终让来势汹汹的日军第109师团、第20师团遭受重挫铩羽而归,粉碎了日军分割太行山根据地的阴谋,此后与友军团结奋战,共同取得了反“扫荡”的胜利。

上一篇:【城事·图片故事】之二 合肥花艺师:从爱花到拥有自己的花店 灵魂深处有芬芳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