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打油诗 > 正文

妻子失足,我艰难的抉择
2018-11-05 16:35:02   来源:   评论: 点击:

  整夜失眠,睡不着,吃不下,没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做梦一样,浑浑噩噩,整一星期了

  昨天发现有这样一个平台,看了几个别人的贴,有同病相怜者。人生头一回,墨迹着想写些什么,我悲催的本命,妻子失足……结束还是继续,容我写出来,容我三思
  我妻子,小我三岁,长相端庄,有副好身材,当年我爱上的正是她高挑丰满的身材,还有温柔又大方的性格。结婚八年,两个孩子,凑成一个好。她在金融行业,职务销售经理,我是机械制造行业,工程师。好好的人生,好好的家庭,如今我每天痛苦于她的失足。放弃?舍不得。原谅?做不到。打过她两个巴掌,她不怪我,还给我跪了一晚,哭,求,甚至磕头…
  一天三包烟,每晚半斤老窖,一星期,我就这么过来了。两个孩子,目前岳父岳母带着,住同个小区,妻子还没有向他们交待
  上星期五晚,接到陌生电话,对方是个女士,能说出我妻子姓名,工作单位,确认我是其丈夫后,让我避开家人接听,说让我“管好自己的老婆,别让她出来勾引男人,你老婆给你戴绿帽了”。轰天大雷…不敢再去回想当时的心情,撕裂的痛,心梗…
  强压着震惊、愤怒,血淋淋的伤处,捂着。安置好两个孩子睡着,一根结一根的抽烟,等着应酬晚归的妻子
  接下来几晚,几天,一点点抠出事实。妻子的大客户,曾借工作之便,数次猥亵我妻子,蠢女人为了更大的利益,小心翼翼应付…没有向我吐露被猥亵,怕我听了肯定会愤怒,怕我阻止她努力付出已久的这个大项目。出差那几天,终于被这个大客户灌醉后…
  不想去回忆这些话,不想再回想一遍妻子交待的过程,不想再撕开伤口,抱歉…
  两个小时了,抽了一烟灰缸的烟,断续写了这些,不知所云。她每天哭,发誓是不小心失足一次,从没想过背叛我,她爱我,爱孩子,爱这个家…过去,我多次要她注意工作应酬尺度,她不以为然,为此争吵过,闹过,我阻止过她出去应酬,甚至要她换掉工作,最终她都有办法说服了我,只是后来很少再向我透露工作方面事,她喜欢名牌的衣服皮包,嫌弃我们现在这个小区,计划换房,要住城中心高档的小区,还计划换车,凯美瑞换宝马奔驰
  换什么房,换什么车,过不过得下去,都是个问题。不能表达…如何形容我的心情,痛心疾首,痛不欲生…住茅草房,骑电动车,只要是我纯洁的妻子,有何不可?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什么意义都已失去
  什么都做不了,窝囊,隔着两小时飞行距离,找上门打一架都费劲
  我就是个,窝囊废

上一篇:这样的分手理由可以相相信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