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打油诗 > 正文

2018年11月6日
2018-11-07 16:40:02   来源:   评论: 点击:

 今天姐姐突然说要结婚了,11月23号的婚礼,这消息来的猝不及防,再听到她怀孕两个月的消息后我笑的无奈,心中恭喜祝贺满存,只轻微伤感亦有,她要结婚了啊。

  她今年29年,是我三姐妹中的老大,八年前父亲去世后我能感觉整个家庭沉陷在悲伤之中,那年我读高三,住宿学校一月才回一次家,一月的学校时光像坐一月的牢,每到月底便‘放风’一天半,说是一天半其实是前一天下午走两个小时回家,在家住一晚第二天早上9点多再往学校走,我自认那是三年有期徒刑,并嘲笑自己上辈子一定做了孽。
  学校中自闭的我直至进入大学和来到社会同样如此,没有改变,我仍保初心将自己隔绝在世界之外,你看那冷漠不苟言笑站在红绿灯口的我啊,一个人迎接狂风暴雨,冷硬似刀枪不入。
  我要有下一代了,这是件开心的事,只好像妈妈不这样想,仿佛未婚先孕是件丢人的事,其实我很想跟妈妈说以后可能会有件你更觉难堪的事:我不会结婚。
  妈妈有三个女儿,我想大姐出嫁她是高兴的,作为一个母亲,女儿出嫁就像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事业,妈妈很幸运,因为她能期待事业成功乃至辉煌,而我不能。
  我恐惧婚姻,就像鬼魅站在我面前龇牙咧嘴,我没有靠背的大树,以至于从高中开始学会的冷硬脾气让自己全身长满了隐形的刺,一个人在外活着,在一个城市,没有朋友与爱人,没有亲人与信赖,是否我活的悲惨?悲惨是什么,那是我骑着自行车被身旁呼啸而过的电动车剐蹭倒地拖着前行时最后的念头,感受皮肉与水泥地面的摩擦声响,那是我倒在地面时想到的一个结局:如若我死在这,谁是为我收尸埋骨之人,你们在哪?
  那一天我仍然爬起,趁着胳膊手脚痛感还弱尽早回家,不是我坚强,是不能软弱,当你没有倚靠的墙,那便自己一个人走吧,前行至终点才好疗伤。
  等那天我回了家,脱了衣服查看自己手肘膝盖磨掉的皮肉,它殷红一片,简单用消毒湿巾擦拭,又用创可贴覆上,麻痹的痛感才在此时恢复,那是我几个月来第一次哭,真是个傻子。
  而今,姐姐要结婚了,我浅薄见识的以己度人,只望她的树她的墙能不衰不倒,永远成为她的依靠。
  祝你此生幸福!
 

上一篇:感情从来都不是这么容易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