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打油诗 > 正文

故友与新人
2018-12-25 16:08:46   来源:   评论: 点击:

  前天,停车在一棵老树下,老树上攀着枯死的九重葛藤蔓。恰好有一段枝子断裂掉落在引擎盖上,一时心懒,不想下车拿开,便让它随着车行而自动抖落。

 
  没想到,今天先生告诉我,轮胎被一根小刺刺了。他还特别把那小截刺拿给我看。真的,那么小小的一根不起眼的刺,恰恰就刺入了轮胎最薄的部分。
 
  车行说,这部分没法补,因为在胎壁最薄的地方,补了也承受不了胎内的高压,反而会有爆胎的危险,只好整个轮胎换掉。看着这根半公分不到的小刺,很难想象就这样毁了一个厚重的轮胎。
 
  先生说,他原先不以为意,随手一拔,没想到随之而来的便是极细但很明确的泄气声。气虽然泄得慢,一旦泄尽,就麻烦了,所以趁着还有气的时候,赶快开去车行。
 
  我把这根小刺,放在心头,提醒自己,再怎么深的情谊,也有不堪一刺的部分。言语中的小刺看似无关紧要,实则不可轻忽。这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件小插曲,然而却在我心头泛起阵阵涟漪。
 
  人与人之间,有时自以为交情深厚,因此不免在言语间彼此笑谑。一不留意,一点儿言语上的轻忽就恰恰刺中对方最在意的地方,于是友情的气渐渐消尽,终于成为不再交心的陌生人。
 
  车轮可以再换一个,朋友似乎也可以再交往,但总有什么是无法追回的。车轮可以再换一个,只是现有的车轮已非先前的车轮;朋友也可以再交往,只是新人已非故友。

上一篇:美人比路与英雄亨利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