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散文诗 > 正文

那一夜,我不知深浅的喝醉了,醒来的时候……
2018-12-19 16:39:02   来源:   评论: 点击:

  迷茫,肆无尽境,像一汪平静的水面,延伸天际,永远分不清天与水的界限,哪里是天空,哪里是倒影。

  是心灰意冷的绝望,还是看破一切了无牵恋的平静。
  思绪,犹如飘落的花瓣,落到平静的心湖里,在如诗的湖面上,激起一丝不易觉察的涟漪,又消散在不知不觉中。
  我叫刘歌,今年十五岁,是十三中的学生。曾经在这个无忧无虑的年纪里,像我的名字一样,我活在诗歌一般的幸福里,有爱我的爸爸妈妈,有可爱的同学老师。天真,浪漫,无邪就是这个年纪的代名词。像大部分同学一样,我的童年充满了欢声笑语。
  爸爸妈妈也很恩爱,爸爸是个大学的老师,虽然薪水不高,可是我们家还是衣食无忧。妈妈在结婚后,便做了全职太太,将一个家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条。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和睦。
  忽然有一天,爸爸和妈妈大吵了一架,那是我记忆里,他们第一次吵架。爸爸第一次打了妈妈,然后他拉着一个皮箱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出现。我问妈妈为什么,妈妈只是哭,什么也不说。
  妈妈为了我,不得已只好外出做工来养我。看着她原本白皙柔嫩的手逐渐变得粗糙,我觉得好心疼。除了拼命的读书,我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报答妈妈。
  可是渐渐,我的同学,原本和睦相处的同学,开始疏远我,开始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有一天,我的闺蜜赵云菲告诉我,班上都在盛传,我妈妈为了养我,在外面卖。
  年少的我,不知道卖是什么意思。当赵云菲在我耳朵边悄悄告诉我的时候,羞愧,愤怒,委屈,惊讶,像一座山一样,呼啸而来,吞噬了我脆弱的心。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回到家,妈妈像往常一样还没有回来。
  我一改往日的习惯,没有写作业,没有做晚饭,坐在客厅发呆。
  深夜,妈妈回到家,一脸的疲惫。她放下外套和包包,看我一脸沮丧落寞的样子,以为我在学校里受了委屈。
  她担心的过来问我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我看都不看她,一巴掌将她的手打开。曾经觉得很好闻的香水味,今晚让我觉得很恶心。
  我眼里含着泪,斜着眼冷冷的看着她。
  妈妈的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惫,她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很想问她,你是不是在外面做很丢脸的事情赚那些脏钱?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质问她?我借口不舒服跑回自己的房间,反锁了房门,把头埋进枕头里,使劲的哭,不让自己发出声。
  我听到,门外妈妈叹气的声音。
  我甚至想起了爸爸,为什么他不要我们了么?难道是因为我妈妈早就在外面这样了么?
  第二天,妈妈很早就出了门,桌子上给我留了早餐和一张字条。我看都没看,将字条撕得粉碎。
  课堂上,因为我没有写作业,第一次罚了站。就在全班同学的鄙视的目光中。在老师惊讶的目光中。
  就这样,不久的时间,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成了老师眼里堕落的典故,谁谁谁犯错的时候,都会那我的名字来警醒他。同学们甚至说,人家不需要读书,毕业了可以跟她妈妈一样,赚大把大把的钱。
  妈妈被老师叫到了学校,在老师指手画脚唾沫横飞的一顿训斥后,妈妈点头哈腰千恩万谢,她出了办公室后,全班同学都趴在窗户上起哄。妈妈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我一脸怨愤的跟在后面。
  回到家,妈妈关上门,第一次打了我。我倔强的就是不哭,可是妈妈哭了。
  我怒目看着她,心想你哭什么?我的人生都被你的劣行给毁了,我上学考得再好有个什么用?
  可是,我看到,妈妈抹眼睛的手上,有泡的发白的肉茧和猩红的裂口。我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虽然我不知道那种事到底是怎样,但是,她的手上的伤,应该和那种事无关吧?
  妈妈不哭了,说“你这几天不用去上学了,在家给我好好反省,我为了养你拼了命的赚钱,你觉得你应该这样报答我么?”
  第二天,妈妈还是很早起来了,我早早穿好了衣服,然后躲到被窝里装睡。妈妈推开我房间的门看了看我,我感觉到她的目光,应该是很伤心吧。
  我听到她出门的声音,就从床上爬起来,悄悄跟了出去。妈妈在公交站等车,我悄悄骑了自行车跟在后面。
  公交车走的很慢,我不徐不疾的远远跟着,我看到她在一个站台下了车,便远远停住想看看她去哪里。
  她走过一条街,进了一个早餐店。我以为她是要去吃早餐,便自己也去街角一家早餐店买了一个肉夹馍,坐在那里看着她进去的那家店。
  可是,妈妈并没有在里面吃早餐,她出来了,不是拎着早餐,而是端着一摞笼屉,而且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上了早餐店服务员的一身白衣。原来妈妈是在那家包子铺打工。
  我的心里的压抑感觉少了一点,但还是无法释怀。
  包子铺只卖早餐,上班的高峰过了,包子就卖完了。
  妈妈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从包子铺出来,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赶紧躲进胡同里,等妈妈过去,我出来还是远远的跟着她,她又进了附近一家快餐店。她这次进去了好久,我等的有点不耐烦。悄悄绕着小餐厅转了好几圈,我怕妈妈看到我,就没有敢过多停留,只有在经过的一瞬间,往里面惊鸿一瞥。
  我转的时候,发现街对面,有家书店,在书店里刚好可以看着这家饭店的门口。
  我在书店随便拿了本书,眼睛不看书总盯着街对面。书店老板觉得我有点不正常,就一直盯着我。终于再过了一个多钟头后,老板忍不住的说话了。
  “同学?你买不买啊?我那本书都快被你融化了。”
  “好吧,我买。多少钱?”为了不被赶出书店,我咬牙用我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买下了这本我根本不感兴趣的书。
  买了书,我跟老板要了个凳子,名正言顺的坐在门口看着对面。
  老板摇摇头,书店客人本就不多,他也不再管我。
  可是一直到晚上,妈妈还是没有出来。书店老板关门了,我不能赖在人家店里。我出来躲到一个阴暗的夹角里,路过的人都奇怪地看着我。
  晚上九点多,妈妈出来了,我等她走过,跟了出去。不知道她又去哪,如果她真的去做那种不堪的事,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去那种地方了。
  我犹豫着,该不该跟着去那种地方,去了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在我意识里,那种地方都是光头纹身戴墨镜的恶人。
  可是我必须确定这件事,我从心底里希望,那都是谣言,我妈妈做的都是辛苦的工作,就差这一步,我可以原谅她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同学们面前,打那些造谣者的脸了。
  我跟着,眼前的一幕,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忽然就让我绝望了。
  我看见妈妈进了一个闪着霓虹灯的地方,叫什么不夜天会所。我不能跟进去,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这里绝不是普通老百姓该来的地方。
  我哭着瞪着自行车往家里走。心里痛恨爸爸为什么不把我带走,为什么把我留给一个如此不堪的妈妈。同学们说的都是真的,这下我更没有脸面再回到学校坐到教室里面了。
  我想离家出走,可是我身上没有多少钱。我知道妈妈的钱在哪里,她从不避讳我,因为她知道,我不会拿。
  现在我想拿,却又不屑去拿,我觉得那钱都好脏。
  可是我又该怎么办呢。这个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我要去找爸爸,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可是,爸爸在哪儿呢?他离开的时候,看都没看我一眼,我就算找到他,他会要我么?
  深夜,妈妈回来了,我把头埋进被窝里装睡。她喊了我几声,我没回应。妈妈便回了她的房间,四周再无动静。
  我一夜没睡,却没有再哭。

上一篇:和合心理:与其去挽救婚姻,不如学会管理好自己的婚姻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