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散文诗 > 正文

遗忘
2017-10-05 16:43:07   来源:   评论: 点击:

 

  一个人,躺在床上,睡午觉。

  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他脸上。

  他记得自己要去上班,有各项费用要向财务报销。

  后天要向领导请病假,去旅游,考虑,以后去不去。

  他记得有朋友要相约酒吧喝酒,他记得这项费用应该从信用卡中透支,他记得这些朋友是唯一的“精神至交”。

  他记得从昨天开始,他开始追一部电视剧,没人看的电视剧。

  他看是因为——主人公的名字和他重合。

  他记得冰箱里有剩余的烤肉,要留一部分给自己心爱的狗——另一个不会讲人话的至交。

  最好的至交,都不怎么会讲人话。

  他记得今天房东说明天的天气很糟,提醒他出门带伞——忽然发现,除了房子,和他也有别的话题。

  他记得自己没有伞,记得今天超市关门,也记得要买雨伞要去一公里以外的公寓旁。

  他忽然不想动了。

  他记得已经好久没有出过门——除了上班。

  他记得他昨天梦见了一个杀人犯再追他,而追上他的时候却只问了一句:

  “要不要超市的特惠卷,我的妻子昨天收到了好多。”

  他记得,他看见了杀人犯的儿子——有一对圆圆的大耳朵。

  他记得在上一周,刚刚发了工资。

  他记得他用工资买了一个喜欢的狗屋,也记得狗不怎么喜欢。

  他记得同样用工资买了狗粮,也记得狗不怎么爱吃。

  他记得把半个月前一位大爷在大街上走丢了,他和另一位市民同志把他送到了警局,记得大衣上有老人的联系方式——就在百货大楼的对面。

  他记得大爷对他千恩万谢,记得大爷把那位市民当作了自己的儿子,也记得市民——近似于铁青的“表情”。

  他记得他们一块吃了饭,记得没有抢过市民付账,记得市民的家中一共有五口人……

  他记得,在一个月前,父母曾经催逼他结婚,并且找了一个很好的“经济对象”,实惠有“潜力”……

  他记得,在一年以前……

  他记得,在十年以前……

  而现在,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上一篇:国务院批复那曲地区撤地设市,那曲县撤县设色尼区
下一篇:拥有好心情,就拥有了自信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