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叙事散文 > 正文

碎片
2017-10-05 17:10:14   来源:   评论: 点击:

 

  夜被掏空了,诸葛亮守着一座空城,让司马懿进,距今历史尘封了两千多年,汉朝史上的一位皇帝,夜观斗象,司马迁说五星连珠,如今的考古学家,刨土发掘的文明,在新疆正好验证了这一历史性的一刻,阻击匈奴让胡人不敢侵犯,那一阵阵的厮马乱叫,谁能看得出征伐的残酷,长安城内,是刘彻彻夜未眠等候前方战报,中国史上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杀伐,断送了多少英发在前线,霍去病撒酒水中同将领们饮,后来这处金泉被改为现代的酒泉,青海的羌族部分归属到匈奴,张骞也再没想到走雪山再次遇到匈奴,刘彻派出去的使节十三年后再次回到长安,到刘彻暮年,苏武出使边塞,被放羊十九年,不是射中大雁,可能这辈子要待在匈奴。

  大白兔奶糖第一次看见在活着的小说,那小孩吃的津津有味,也不知道小时候的记忆里有过没有,肯定有过不然怎么能联想到和现实的一模一样,宋富贵背着他的儿子,地上撒了盐一般的伤痛,不忍的想到史铁生,命运休论公道,带来的苦难。冬日的阳光晴朗带有寒气,北方牧民的敖包里热气腾腾的奶茶,牛羊吐着气息望向惊扰它们的人。中国的历史离不开北方游牧民族,他们每一次的南下都给人民生活的洗礼。我们在说他们的语言是不时带有讽刺意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再不是孙权时的割据长江天险。每一次汉王朝的衰败,都有一次游牧民族的举动。北方自然离不开蒙古,这个在世界历史影响巨大的民族,有像一个成吉思汗的人物,他的出现许多的地方政权的人们闻风丧胆。这个风一样,有军事天才的人物,所到之处无不哭天喊地,阵阵凄惨。西北高原极寒地带,有冰川,有山河。这里是三河源头的发源地,这里有信访着虔诚的信念。公路一带时常看到磕长头的信仰者。他们的灵魂伴有佛祖的陪伴。也许布达拉宫的佛祖是真正佛祖的转世。也许佛祖存在于众生中。仓央嘉措被人们信奉为万人敬仰的佛祖,可他的诗歌流传于拉萨每一个街头,传唱在全国内地。可能他太留恋于红尘俗事。摆脱不了自身带来的诗情,所以将它洒向人间,他的不知道去向成为人们心中谜。

  大卫离开故土三年是说,三年了,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看起来很短,加起来很长。奥勒留说,世间如河流般,你眼前看到的人还有物终归消失,在我们的身前与身后是无尽的深渊。大卫不明白爱格妮斯手指向上的含义,最终明白了一起走入婚姻的圈子。大卫从小时候是个孤儿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成为了作家。中间有过一段炽热的爱恋是和朵拉的,可是上帝安排好了的是下一个。奥勒留勤勤恳恳鞍马劳顿,可是他离不开很多末代皇帝的宿命,可是他认真的沉思过,对世间万物,伦理道德。几千年来,灵魂的光束直抵人们的心灵。他是伟大的,他带给人们的所思所想不言而喻。

上一篇:在绝望中学会成长
下一篇:《时光可否不老,我们可否不散》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