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叙事散文 > 正文

黑水达古冰山散记
2017-10-05 17:11:27   来源:   评论: 点击:

 

  几次路过黑水县境,都与达古冰山擦肩而过,没能进去看看,心中不免留下遗憾。今年七月,盛夏酷暑,应朋友相邀,终于来到位于四川阿坝的达古冰山,一睹这被人们誉为“最近的遥远”之地的芳容,了却一桩心愿。一路行来,所见甚多,择其三而记之。

  达古冰川——宇宙洪荒之力的杰作

  达古冰山过去人们都称之达古冰川,近年有关部门的宣传统称之为达古冰山。冰雪之山,我去过不少,唯有这达古冰山让我惊叹不已。临行前,我查了一下网上,一段资料这样介绍:“1992年,日本科学家从卫星上发现了达古冰川,并于同年8月登上了达古冰川对其进行了一周的考察,认为:达古冰川是全球海拔最低,面积最大,年纪最轻的冰川;是离城市最近的冰川,是截止1992年,冰川区域内所见景色最美丽多姿的冰川。”日本人的青睐,让我更有了一游达古冰川的愿望。

  乘坐索道向山顶进发,掠过森林,滑过草甸,几分钟后,我们进入了已有亿万年历史的冰雪之山。居高临下,俯视四周,好一派苍茫原始的景像。蓝得发亮的天空下,裸露于皑皑冰雪之中的褐色巨石层层叠叠,密密匝匝,顺着陡峭的山势形成几乎一致的朝向,在盛夏的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远远望去,那气势让人不由想到亿万年来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剧烈的地质运动。多少年来频繁的地质运动让浩瀚的大海变为陆地,陆地变为冰雪皑皑的山峰,这冰雪又让山崩地裂,巨石在冰川雪水的推动冲撞挤压下,强力摩擦,于是为这个世界留下了如此奇特的达古冰山景像。随着索道缓缓上行,脚下冰川遗迹的画面在我的眼前不断变幻,我的耳边似乎轰鸣着巨大的声响——亿万年冰川剧烈运动的情景仿佛被压缩成一部沧海变迁的短片,一帧一帧地呈现在眼前,定格在心里,让我脑海里不断地蹦出一个个词语——原始、洪荒、苍凉………而这幅幅撼人心扉的的图景更让我感受到一种无比恢宏的阳刚之美。

  置身冰川上空,俯瞰冰川遗迹,一种感觉渐渐弥漫于我的全身,那是一种原始大地上所蕴含的洪荒之力,这力量构成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宏大气场,让我似乎体验到亿万年来大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多少年来,我们一直坚信一个真理:“人定胜天”。这真理曾给了我们以信心,成为我们前行的意志,但是,当我看着眼前这达古冰川景象,追溯着它变迁的历史,突然觉得人类的这种胜利一定意义上不过是一种局部行为,对地球而言,对无垠的宇宙而言,实在十分有限。只有当我们置身于天地间,置身于广袤的宇宙间,从宇宙的角度来感受历史,才能真切体会到我们这种自信的力量竟是那样的渺小与无力,任何人类的活动在这里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欣赏着眼前冰川奇景,感悟这天地间的阳刚之美,我突然想起从山下一路上山沿途所见到的森林、溪流、湖水、山花——达古冰山的风光无不充溢着柔柔的诗情画意,一草一木都让人心醉不已,令我们为之而心旌荡漾。但是,当看了眼前的奇景,我不由将这冰川之景与山下所见对比起来,这对比何等鲜明啊!真没想到远古与现实,阳刚与阴柔,运动与安静,居然在这个东经102°北纬32°的交叉点上表现得如此完美与和谐。我在心底赞叹造物主的神奇。世界之大,美景无数,但是在我看来,唯有自然的美才是真正的美。人工的美景或许也能让你感受到一种优雅,一种气派,也可能让你激动,但与大自然的杰作相比,终归缺少一种震撼人心,令你永远难以忘怀的力量。就像今天我在这达古冰山上空所见到的情形一样。若不置身于空中俯瞰这座亿万年的冰川,你真是难以体会到这神奇的魅力,只有到了达古冰山,才能让你产生深邃的历史穿越感,才能领悟到大自然的美会如此让人惊叹,感受到宇宙的力量是何等伟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站在海拔4860米的地标前,环顾四周,我身后是达古冰山高达5000多米的最高峰,终年冰雪覆盖,我的前面则是一座座陡峭的山岭,山岭上的雪层已经融化了不少,褐色的山体也有些裸露在阳光下,而在更远的前方,则是一片片绿色的森林。近几十年来,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全球气候的变暖,世界各地的冰川都在不断萎缩,达古冰川无疑也同样面临挑战,望着远处的雪峰,望着在山风中飞舞的五彩经幡,我的心中油然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敬畏自然吧,热爱自然吧,人类应当成为大自然最亲密的朋友,而不是成为被它无情惩罚的敌人!

  红运坡——达古冰山的吉祥之色

  去过达古冰川的朋友说,达古冰山的秋天很美,满山遍野的彩林一定会让你诗兴大发,流连忘返。这次去达古冰川,正值盛夏,眼里只有满山遍野的山花,郁郁葱葱的森林、一碧万顷的湖水,却没能见到那如火如荼层林尽染的彩林美景。不过,我们却出乎意料地见到了一种红色的石头。在向达古冰山进发的途中,我们来到一个叫作“红运坡”的地方,这里有一条从冰川深处流下来的溪流。溪流两岸,铺满了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红色石头。这红石在满目葱绿的山野间格外醒目。是谁将这些石头撒上了红红的颜料?是谁将这些石头涂满了火一样的红漆?随行的人们议论纷纷。我打趣说,可能是金猴湖调皮猴子将天上王母娘娘的梳妆盒打翻,让王母娘娘的胭脂洒落在了人间,把这里的石头染得如此绯红,为这洪荒之地披上了靓丽的盛装。面对奇景,朋友们纷纷下车,欢呼雀跃,忙着照相留影。就连我这不太感性的人也激动不已,拿起相机一个劲地拍摄。

  当地朋友给我们介绍说,这红运坡的红石就是花岗岩砾石,经过古冰川激流冲激而堆积于此,顺着飘移的走向,石头沿山坡呈带状延伸开来,其分布长度大约在1000米以上,宽度在30到80米不等。

  如此红色的石头是如何形成的呢?当地一位朋友曾经对此有过深入研究,他说,这花岗岩砾石其实并非红色,变成现在的红色是一种叫作乔利橘色藻,也叫气生丝状绿藻的菌类所为。乔利橘色藻喜欢低温环境,特别适合摄氏20度以下的温度,因而多生长在海拔3800米以上的高山河谷地带的石块表面。在乔利橘色藻的细胞内,富含一种虾青素,这是类胡萝卜素的一种,属于脂溶性及水溶性色素,有较强的天然抗氧化功能,在虾、蟹、鲑鱼、藻类等海洋生物中均可找到。类胡萝卜素有一种特殊本领,就是能抵抗高海拔地区强烈的紫外线,帮助橘色藻得以生存,附着在原本普通的石头表面,让这些石头呈现出橘红色,披上红装,变得美艳无比。

  达古冰山景区所处的地理环境正属于高海拔山区,其气候温度也与乔利橘色藻适应的低温环境一致。加之历史上达古冰山一带因海洋型冰川运动,频发的泥石流卷来大量石块,也为乔利橘色藻提供了适宜其生存的岩石基础,于是就出现了我们眼前的这动人景象。朋友很自豪地说,红运坡的红石其实只是达古冰山红石景观中很小的一部分,这里还有十多条现代山地冰川,都有这种红石美景分布。

  朋友特别强调,乔利橘色藻十分娇贵,对自己生存环境的选择非常苛刻,如果海拔太低,空气质量不好,其艳丽的色彩便会悄然褪去。他说,曾经有科研人员试图将这种长满乔利橘色藻的石头带下山去研究,结果刚下飞机,标本上原本艳艳的红色居然魔术般地不见了,又变成了一块普通的石头。今天的都市虽然繁华无比,然而却雾霾连连,严重的空气污染根本不可能让这些娇贵的乔利橘色藻生存下来,于是就出现了前面那戏剧性的一幕。听了朋友的介绍,我们对达古冰山的优美环境无不称羡。今天的达古冰山,未受任何污染,天蓝云白,山青水碧,空气清新,这优良的环境既是乔利橘色藻优越的繁殖生长环境,更成为我们这些饱受雾霾之苦的都市人的向往之地。

  我问随行的当地朋友,红运坡是否是因为这红色的石头而命名,朋友笑着给我讲了一个在当地藏族百姓中流传甚广的传说。藏传佛教中有五姓财神,其中之一称之为红财神。某天,红财神云游四海来到达古冰山,见此地冰川纯净、雪山刚毅,遂一挥衣袖赞叹道:好一个佛山、婵石,红运也!这就是红运坡地名的由来。

  红运坡的红色石头,与达古冰山一年四季之景交相辉映,变幻着美丽的色彩。如果不亲自前往,不徜徉于其间,你是很难想象在这样一条山沟里,普通的石头会变幻成一条红艳的河流,成为达古冰山又一道靓丽的景观。据说,每年秋风掠过之时,红运坡的红石与溪流中升腾而起的氤氲雾气相互作用,溪流上便升起道道美丽的彩虹,与漫山遍野的彩林相互映衬,醉人心扉。

  汽车就要开动了,透过车窗我再一次望了望红运坡那条红色的溪流。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这溪流宛如一条鲜红的哈达,在冰川间随风轻轻地飘动,她为每一位走近她身旁的人带来吉祥,带来安康,带来红运,让你拥有一个快乐幸福的人生!

  黑水烈士陵园——永远的缅怀

  对黑水的印象,最早是从一位参加过黑水剿匪的老人那里得来的。在他的讲述中,那场剿匪很惨烈,因此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黑水县城叫芦花镇。镇子西北边公路旁就是著名的黑水河,烈士陵园便坐落在河的东岸。晨曦初现,一早起来,我要了一个出租车,便离开宾馆往县城奔去。一路上和师傅聊起当年黑水剿匪的事,他说他的父辈就曾经参加过,很艰苦,很激烈。我要去的烈士陵园他读书时每年都去祭扫,现在忙于生计,去得少了。很快,车到陵园。从陵园大门前石碑上的简介,我得知陵园于1954年11月建成,1988年修葺,2008年“5.12”大地震,烈士陵园一度不同程度地受损,特别是部分烈士墓出现了垮塌。灾后重建时,黑水县政府投资四百多万元进行改建,使陵园占地总面积达到了7875平方米,形成今天的规模。

  陵园坐北朝南,进门所向为北,是一道天然峭壁,其余东西南三面筑有围墙。陵园大门正对为园的中心轴线所在。一座高23米的四方形革命烈士纪念塔迎面矗立,塔的正面上方镌刻红色五角星,星下为“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鎏金隶书大字。塔的顶上,屹立着一尊高9米的红军战士铜雕。红军战士身背斗笠,右手挥舞钢枪,左手用力伸开,头部向右大声呼喊,像是在号召群众起来为自由解放而战。

  黑水是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1935年6月至1936年8月,红一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先后三次进出黑水,历时一年又两个多月,期间大战就有六次。因战斗、劳累、饥饿、疾病而长眠在雪山深处的红军官兵达上万余人。长征期间,党中央曾在现在的县城芦花镇召开过两次重要会议。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徐向前、刘伯承等领导都参加了会议。

  纪念塔的后面,三座大墓合葬着红军长征时在黑水与敌人进行的八十余次战斗中,牺牲的近万名无名战士的遗骨。人们在墓前勒石为碑,上刻碑文:“天上有几十架敌人飞机轰炸,扫射,地下有几十万敌人军队的围追堵截。你们翻越了高耸入云霄的大雪山,走过了人迹罕至的沼泽草地,在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不幸英勇牺牲了!你们用鲜血铺平了长征胜利的道路,你们的牺牲换来今天各族人民的解放。”

  纪念塔右侧,安葬的是1952年黑水剿匪战役中牺牲的189名烈士。墓前竖有一块高两米的大石碑,碑上刻文;“为了解放黑水人民脱离美帝国主义蒋介石残余爪牙——土匪、特务挑衅残害的苦难,使黑水人民回到团结、平等、友爱、互助的民族大家庭和全国人民一道共同建设幸福美满的社会主义.他们不怕艰苦,从千里以外,爬山涉水来到黑水.在歼灭土匪特务的战斗中,他们不幸牺牲”。

  黑水剿匪战役是解放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始于1952年6月20日,止于7月24日,历时月余。当时国民党纠集黑水境内残余兵力近2000人枪,当地土兵5000人枪,将黑水作为其反攻大陆的最后一个基地,号称“陆上台湾”。台湾当局向黑水空投特务、电台以及枪支弹药等物资,企图反攻人民政权。为迅速消除黑水匪患,剿灭国民党军残余势力,西南军区遵照中央军委决定,在黑水发动了一场剿匪战役,共歼敌3635人。黑水剿匪被称为与抗美援朝、进军西藏齐名的重大战役。贺龙曾以“军政双胜”高度评价其意义。当年的电影《猛河的黎明》、电视剧《雪震》反映的就是这次战役。

  纪念塔左侧,安葬的则是1956年平叛中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当地工作队干部及民兵、民工共193名烈士。1956年5月14日,黑水境内相继发生大规模土匪武装叛乱。叛乱由少数顽固农奴主,个别政界、宗教界上层人士,极少数漏网残匪暗中勾结挑起,阴谋破坏民主改革的胜利成果,妄图复辟封建农奴制。他们利用翻身农奴觉悟还不高,驻军刚调出黑水之机,利用历史上长期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和宗教影响,抓住民改工作中少数干部政策执行上的一些偏差,挑拨民族关系,造谣惑众,煽动不满情绪,裹胁受蒙蔽群众,制造社会动乱,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发起了一场阶级大搏斗。这场叛乱给国家和百姓造成了巨大损失。叛匪先后残杀地方干部98名,民改积极分子6名。给当地人民群众的生活造成严重困难。

  这座墓的碑文是:“安息吧!英勇的烈士们。我们一定继承你们末完成的事业,为进一步巩固祖国统一和团结,为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组国而奋斗!”。

  凭吊墓前的几尊石碑,细细阅读碑文,我的感觉是,碑文质朴,全无华丽雕琢之语,却充满着对烈士们的眷眷缅怀之情。

  漫步园中,绿树成荫,当地朋友告诉我,从陵园建设至今,这里年年植树,种下了数百株青松、塔柏、扁柏,陵园绿化面积已达到三百多平方米,四季常青。在烈士墓前,我看见还放着新鲜的花束,说明这里还时常有人前来祭扫,缅怀这些为革命事业牺牲的先烈。

  参观完毕,我缓步走出陵园大门,太阳已挂在了东边的山顶上,眼前的黑水河静静地流向远方,河的对岸是高楼林立的县城。沿着宽阔的滨江大道漫步,过桥进入县城中心。街道上人来车往,不远处的广场上晨练的人群正在悠扬的藏族音乐声中欢快地舞动着,几个身着民族服装的妇女说笑着从我的身边走过,远处山下的院落里升起了道道炊烟。芦花镇弥漫着一片祥和安宁的气氛。站在公路上望着对面烈士陵园的纪念塔,那红军战士的雕塑还依稀可见。看着眼前的景像,我在心里想到,如果当年的红军战士地下有知,他们一定会为今天黑水人民的安宁幸福而笑慰九泉。

  2017年10月2日于广安中桥西溪河畔无心之愁斋

上一篇:《时光可否不老,我们可否不散》
下一篇:五绝.贺新婚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