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叙事散文 > 正文

雨夜睡不着——嘀咕嘀咕
2017-10-05 17:14:38   来源:   评论: 点击:

 

 
  今年河北入秋失败,天到这般时候,才脱去难当的燥热。
  前几日,街上男的穿着短袖,女的依旧穿薄纱短裙儿。小区里玩耍的可爱宝宝,套个棉布小背心盖住滚圆的肚儿,光着肥白的小pp,裸着藕节样丰润的腿儿。
  总算有雨,应时令的清冷。虽然玉米收获季,不喜欢雨来,怕那金黄染上青霉。
  打在路上,湿渌渌。
  每一天路面都是湿的,不过未必是雨水。有监控头看着,据说得按规定喷够次数,不然会罚钱,于是乎其敬业程度,正如下大雨时,还在公园穿着雨衣拿着大水管子浇花的绿化工。
  大口径的雾炮车,一路冒着白汽朝天喷过,过后几分钟,天空在滴着水,道边树也滴着水;洒水车缓缓驶过,清亮亮的水流在地上,汪着一汪,积着一洼,存着一片,闪着黯然寂寞的波光。
  而西部山区,吃的还是靠人力一担担挑来,或雇用水车拉到自家水窖的水。没沉淀之前,是水库放进旱池的水,有泥、沙,或许还有动物经过时在水渠里不得已留下的痕迹。
  有人说那水不会变质,而地下水存在缸里,时间久了,会有浮物,会发黏。那水库里的水,莫非与红楼妙玉积蓄的陈年雨水性质类似?可里面明明养有鱼的,没见放水时放出搁浅在河道的大鱼么?
  好久没能写出成篇的文章,看看别人的如椽大笔今日哗哗一篇,明日又哗哗一篇,不用别人催,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可又能写啥呢?
  天越来越蓝了,街头的能冒烟的小吃摊都定时定位管着,吸一口空气当饭吃。天然气管道如黄龙般蜿蜒入户,不晓得统一采购的天然气壁挂炉带灶加上入户费,再加上自己家买的暖气片和管道,还有安装费,算下来得用多少钱。不知道需要几千上万斤玉米能换来——一人平均一亩地,好地一亩千斤多点儿,刨刨租用机器、买种子肥料,能落下几百?
  冷冷的秋雨。
  一层层寒下去,很快就会入冬。禁用煤炭的冬天,不知天然气能否踩着节气点给开通。那不可描述的天气,会不会在冬天重现于江湖,遮住这付出太大代价的美丽蓝天白云。
  夜深了。
  开窗,放入冷冷的一股风,让自己打个寒颤。你不是我,咋会知道有多冷呢!

上一篇:秋分后,寒露前
下一篇:一味佛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