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正文

年过四十不任性
2017-10-05 11:59:39   来源:   评论: 点击:

 

  散文、小说、诗词歌赋……最近都不看,每天下班回家,手捧一本《董氏奇穴》,先从手部开始,一一对照穴位,合谷穴、手解穴 、三叉一穴、三叉二穴……再找腿部,足三里、三阴交……找准穴位,取出银针、酒精、棉球,针消毒,要扎的部位消毒,手执银光闪闪、颤颤巍巍的针上部,对准穴位稳稳地扎下去!哦 , 酸、麻!王姐说过,感觉酸麻就是找准穴位了,针深四五分,留置40-50分钟,拔针……调理脾胃、缓解腰腿疼、头晕头疼……自从王姐给我扎了第一次后,每天中午或晚上,只要时间不是很晚,只要有一点儿空闲 就扎上针,十几天坚持下来,感觉浑身轻松!

  想当年……哦,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何曾关注过自己的身体,何曾感觉到哪儿不舒服!感冒发烧打吊瓶,没有过,腰酸腿疼、头疼……不知啥滋味!

  初春季节,满大街的大姑娘小媳妇已按捺不住春的召唤,争相穿上了流行的乞丐裤,漏出圆润的膝盖,裤腿处卷起,一截嫩生生的脚踝裸露在初春的冷风里,好可爱!看得心里痒痒的,却不敢尝试,凉从脚下起,脚部受了凉会落毛病呢。

  有聚会,看着桌上一大杯扎啤倒满,那金黄色的,散发着浓浓麦牙香的液体诱惑着我,真想痛痛快快喝上两大杯!可是不敢!此刻的随心所欲,是接下来几天的胃不舒服!

  想那时,十几岁的年纪,一口整齐密实的白牙,虽然牙齿大了点儿,但坚硬无比!与伙伴们逞强:“我的牙可厉害呢!”随手拽过几根狗尾巴草的杆儿,四五根合在一块儿,放到前门牙上,上下牙一使劲,草杆儿齐刷刷断开,刀切一样齐!还不过瘾,人家的菜园篱笆上,用一圈儿细铁丝拉了网子围着,从篱笆上拧下一段铁丝,也是两三根合在一起,放到嘴里,上下牙猛地一使劲!铁丝也齐茬断开!那时真感觉自己的牙齿像传说中削铁如泥的宝剑,只要是用手掰不开的,弄不断的,都用牙来解决!

  直到过了四十岁,早上熬了糯糯的白米粥,就着咸菜,吃块儿煎饼吧,卷了煎饼,一咬,牙酸疼呢,咋回事?最近上火了吗?一次、两次、再次,每次吃点儿硬东西都是这个样子,才知道真的不是从前的牙了!

  吃了粗纤维的蔬菜,吃了点儿肉,“来根牙签呗!”老公惊奇:“你怎么也用牙签?”哦!我是从来不用牙签的呀,看人家吃过了饭,随手拿了牙签剔牙,还寻思:“怎么就需要剔牙呢?那么细密的牙缝,怎会塞进去东西?”现在我也需要牙签了!都说“人老了牙稀”,难道我老了?!只是年前年后的事啊。

  想那时,十二三岁的年纪,家里姊妹多,屋子小,每到夏天,我都是在二姨家度过的,同在一个村子的二姨,家里条件比我家好很多,二表姐只比我大两岁,我们整天玩在一起,炎热的夏季,没有风扇,谁家里也不凉快,吃过晚饭我们一大帮女孩子就相约着去村后的大水库里,水库里水是满的,是清的,那时家里吃水要到深井里取,没人舍得在家用井水洗澡,整个夏天,都是在水库里洗澡,天气好,有太阳时,水库里的水会被晒得温温的,很舒服,若是赶上阴天,那一大汪的水,是很凉的,人一进去,会被激得直打冷战!

  洗完了澡回家,我和表姐搬了席子,拿床棉单,就跑到平房顶上去了,二姨夫早在散工后就把平房顶用水浇了降温,等我们回来,平房顶已经凉快下来,席子铺了,躺下,有蚊子,用棉单裹住身子,半夜,起风了,浑身冰凉,一床棉单被俩人扯来扯去,清晨的露水打湿了头发和脸庞,一翻身,腰背被坚硬的水泥板硌得生疼!起身活动活动,也没觉得有不舒服的地方!

  孩子小的时候我扭伤了腰,现在不能久坐,亦不能久站,躺时间长了更是不行,周日想睡个懒觉,没那福分!睡到七点多钟,再也躺不住了!腰疼成了两截,半天拾不起来,屋子里开了空调,需找一件衣服护住腰哦,不然丝丝的凉风直往腰眼儿里灌!

  二十多岁的年纪,刚买了摩托车,那时的冬天好冷,可我骑摩托车从来不穿棉裤,穿多了不好看呢,一条薄毛裤,外面套一条裙子,不戴护膝,咱腿粗肉厚,风打不透! 可现在,为什么坐久了一站起来膝盖会咯嘣响?还透着隐隐的凉风?

  还是那时,夏天的雨说来就来!一大帮姐妹们采茶,雷声隆隆,乌云盖顶,挎了篮子往家跑,娘说过,下大雨不能跑,找不到地方避雨也要找个物件遮住头,不然淋了雨会得病的,我就不怕!咱年轻咱任性!雨铺天盖地地往下压,前面也在下雨,索性不紧不慢地走吧,雨水带着夏日的温度浇在身上、头上,嗯,舒服得很!雨停了,风起,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冰凉!打几个喷嚏,照样生龙活虎!

  那时的冬天, 雪是寻常的,纷纷扬扬能下上一天一夜,空气是清新的,天是湛蓝的,雪是洁白的,放学路上,从旁边的地里,没被人踩过的,抓一大把,放上几粒在小卖店里买的糖精,抓巴几下,再用双手使劲拍实了,成饼状,放在嘴里,好吃!透心凉的甘甜!每个人都吃得很欢实。水缸里结冰了,找个锅铲照着中间砸开个窟窿,再敲下几块,用手抓了,咯嘣咯嘣啃着,手也麻了,嘴也麻了,也没听哪个嚷嚷肚子疼!

  听娘说起,我两三岁的时候,脾大,找村里的医生打了很长时间的针,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地好了,娘不说,我从不知道自己有过这毛病,我觉得自己脾胃好强壮!冷热酸甜、辛辣刺激统统不在意。和表姐一块儿放羊,渴了,到处都是山泉水,用手捧了就喝。人家的菜园里,韭菜、小葱长得碧绿可人,馋了,拔几颗葱,揪一把韭菜,塞到嘴里,和小羊吃草一样,嚼嚼就咽了!没有油水的胃也从未提出过抗议。

  正是年轻气盛时,一有聚会,就喝酒,喝白酒,一杯两三口灌进去,被人夸:“豪爽”!更是得意,酒干了,再倒满,啤的、红的,来者不拒!直喝到吐!现在想来,娇弱的胃啊,怎经得起这一番折腾!

  已经不记得上次吃雪糕是在什么时候,再热的天,我都不敢喝冰镇的啤酒、冰镇的果汁,再美味的食物,我不敢放开肚皮吃,都在嚷嚷减肥,不吃饭。我不敢呢,饿了,胃不舒服,冷了,胃痉挛,撑了更是不行!

  我的脾胃,在我过了四十岁的年纪,向我发出了警告:一日三餐,好好吃饭!我的关节也在提醒我:适当锻炼,注意保暖。人过四十,不敢任性!

上一篇:清浅岁月时光短,红尘有梦情更长
下一篇:月光菩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