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故事新编 > 正文

黛玉赋
2018-12-02 16:36:13   来源:   评论: 点击:

  我望着我,那个安然躺在冰冷的棺木中的我,那个为了他流尽泪水的我。想起往事,我的思绪又随风飞逝……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富丽堂皇的大观园,我的余生全寄托在这儿,而我的宿命也从此拉开帷幕。
  还清楚记得,初相识的那一天,你袭一身绫罗绸缎,携着通灵宝玉,潇洒走来。我倚在软帐边,轻掀帘,依稀看见你容光焕发,和诸位姊妹舅婶们说笑的样子。那眉眼,那神态,我只是瞧着好生面熟,似是哪儿见过,却不曾想到,竟会是你——神瑛侍者!我下凡投胎做人就是为了你报答你,报答你当初对我的灌育之恩。
  就这样,一场红楼曲开唱了,伴着我的点点泪光和你的痴语欢笑,一场镜花水月的梦开始了。
  秋色怡人,青烟曼绕。
  海棠诗社里,姊妹们正研墨备纸,吟诗作赋。我坐在长廊边,懒懒地听着头顶上鸟儿低声呢喃,手摇素纨轻扇。秋爽斋前,锦菊开,松针香。不同花色的秋海棠娇艳迷人。远远地就看到你手忙脚乱的模样,你冲我挤眉弄眼,想提醒我烟快燃尽,时辰不多了,又是一阵冥思苦想,对着海棠发愣。看到你滑稽的样儿,我忍俊不禁,于是我缓缓起身,微挪莲步,放下团扇,执笔,略略沉思,然后伏案题写。不过一刻,我拿开镇石,捧起素纸,轻吹口气,再含笑着交给稻香老农。姊妹们围过来评赏,你也挤进去看。最后,蕉下客左右各执一篇,为难地笑着:“蘅芜君的和潇湘妃子的极好,只是……”你又挤上前去,大喊道:“潇湘妃子的,潇湘妃子的好哇!”瞧你那楞头样,我心里不觉发笑。最后,稻香老农评上蘅芜君的,你极为失落,仿佛是你落选了一样,我微举素纨,掩嘴而笑。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我荷锄款款走来,坐在石椅上,会想起方才,那娇嫩柔弱的春花啊,被这无情的风纷纷吹落。我思忖着,红颜不也是这般脆弱吗?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想到这儿,不禁勾起心中悲凉,泪珠也不自觉地从脸上滑落,滴到尘土,碎开。正哀咽着,你却在这时出现,关切的目光落在我的泪上,我不觉双颊微醉,赶紧抹去泪光。你坐在我身旁,又从身后取出一本《西厢》递给我,哄我笑,逗我乐,我止住泪,接过书,随手翻看——从未读过这样的书,别日里他们都叫这做混书,是不可轻阅的。今日依我看,这书竟是这样有趣!张生和莺莺,还有那活泼的小红娘,我顿时入迷,思绪沉浸于此。你把脸凑过来,偷偷瞅着我,又启齿轻声念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我心里一惊,立刻满脸羞红,把书“啪”的合拢,推到你怀中,娇嗔道:“你,你竟敢那书里的淫词艳曲来欺负我,我要告诉舅舅舅母去……”说罢,又假装起身要拂袖离去的样子,你急忙拉住我,又是给我赔不是,又是讨我开心,看看你这般傻样,我只得转怒为喜。
  斑竹茂密,青翠欲滴。潇湘馆里,我躺在贵妃椅上,微张双目,只见你笑吟吟地坐在我身边,说道:“要是你去了,我就出家当和尚去!”我莞尔一笑,只当这是玩笑话,却不想——一语成谶。
  大观园里,喜色添起,张灯结彩。你要成亲了,可新娘不是我,是她。宝钗
  凤冠霞帔,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嫁进荣国府。而我呢?孤苦伶仃,凄凉悲惨地躺在病榻上,只剩最后一口。我流着泪,听着那热闹又尖锐的迎亲声,似针一样狠狠扎在我的心上。终于,我还没来得及说出我的痴与怨,含恨而去。
  最后一滴泪,还留有余温,缓缓从眼角流出,顺着我的太阳穴,滑落,滴下……
  我收起我的回忆,看着自己睡在黑得发亮的棺材中,永世不醒。我跪下,用双手捧起一抔黄土,然后洒开,埋葬自己。
  回到大观园,此时喜灯已换成灵灯,苍白地在门上笑着。“吱呀——”门被推开了,宝玉走了出来,却见他面如死灰,头发全被削去。他木然地走出门,踏着雪,一步步离去。看到昔人如今的模样,我又不禁潸然泪下,可惜我已无泪。
  宝玉,如今你既已落发出家,我也还清了这份恩情,既是这样,从此——清泪尽,纸灰起。

上一篇: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