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故事新编 > 正文

你是我不及的梦,我瞒着所有人又爱了你很久很久
2018-12-05 16:32:56   来源:   评论: 点击:

 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情愫渐生,鸿雁传情,终成眷属。
  那一年,我考入盛华,羽墨迫于家庭压力提出分手,只身去往贵阳。在盛华的三年,我再也没有见过羽墨。听说她已经工作,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以为人母。
  尘世中虚幻的东西太多,羽墨却给了我一种能够触摸的真实,一份萌发自内心的由衷的欢乐,轻轻镌刻在我们相识的日子里。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爱情,还是最初的模样。
  在盛华的三年,是羽墨那一席温暖了彼此心扉的话语在一直支撑着我,有时候我也告诉自己爱过就好。但我不甘心,我一定要去找她。
  那一年,我盛华毕业,放弃杭州高薪就业的机会,选择留在贵阳。
  那晚,我邂逅了穿着情趣被赶出家门的已婚少妇,那一刻我心酸不已,万万没想到羽墨已嫁为人妇,此时没人能理解我内心的酸楚。
  我开了一间酒店,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她轻轻笑了一下,眸子里透出风情万种般的诱惑,一身黑色的制服既然穿出了紧身衣的感觉,一双修长的美腿上方,滚圆的臀部将职业裙撑得特别好看。
  想想曾经青梅竹马的我们。现在一个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个是如狼似虎的摒弃主妇,我该何去何从,又该如何面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我的心情无比的复杂,我永远也忘不了三年前高考失利考上盛华,她离我而去的场景。想到这里,我将她一把按在了床上。正要去咬她的嘴唇,却发现她冷冰冰的盯着我。我身体一僵,一阵酥软传来,好像被电流击中一样,让我忍不住打了个颤。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她牢牢的勾住我的脖子,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体温,她的身体很热,嫩白的身躯像一个熟透的蜜桃一般,泛起淡淡的绯红。我有些尴尬的看着她。她的身材保养得很好,一双白腿仍是很细嫩,很均匀。
  我再看看她,一脸冷漠的样子,眼里还带着几分厌恶,顿时让我如坠冰窖。因为她的眼神我陷入了无尽的空虚中。
  我很懊恼,不确定曾经的我们很深的爱过。但这次遇见了,我便不想错过,哪怕她已婚我也毫不在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了酒店。
  枕边电话响起,我猛然醒来,睁眼,漆黑,宁静,我放空了几秒,然后才终于认清羽墨已经离开我的事实。这不知道是第几次梦到以她相逢的情景。
  我走到窗边,接起沙沙的电话:“你在杭州还好吧?.........”
  跟沙沙打完电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空荡荡的房间却只有我一人。我不禁感慨,或许我应该忘了羽墨吧!
  都说,梦中梦到的人,是因为心底觉得离得好远,所以我才会想要在梦中再见见她,可是,在梦中她也离得我好远,我怎么也靠不近了。也许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分开了就不要怀抱希望,现实,梦中都不能。
  后来的我一直单身,有时候朋友开玩笑说“你是不是还没有忘掉羽墨”我说“怎么可能,我这么拿的起放的下的人,早忘了。”回答的干脆利落,以至于他们都信了,说的多了,连我都几乎信了。
  可是,街上看到一个和羽墨相似的背影还是会心头一震,后来身边出现的女生都无感觉,直至今日,羽墨依然是我拒绝别人的理由。我没有在等她,却还是喜欢不上别人。
  以前总希望羽墨会突然站在我的面前,会给我打电话让我到楼下给我惊喜,会轻轻地说一句“别来无恙”可是现在我不想要了,那些无处安放的情感就让它各自归位,你别来,我一个人也无恙。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的向前奔跑着,却把回忆不小心落在了后面。陌生的街道上,偶尔似曾相识的微笑却总让我心里一阵悸动,想起你。

上一篇:生活总以光明照亮你前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