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弹指江湖 > 正文

我最初的爱――天堂的你!
2018-12-25 16:44:12   来源:   评论: 点击:

  不轻易看到自己10多年前写的一篇文字,放到这里与大家共享。美好的年华,美好的情感,一切都已成为了故事,人生就是这样,过去了就过去了,没过去的也终究要成为过去。现在每每回家还会路过他的墓地,我仍会久久凝望,但活着就要从容的走,洒脱的行,让我们珍惜拥有,笑对此生!

 
  “天堂的你是我永远最初的爱”
 
        晚上梦见了你,还是 一脸灿烂的笑,还是一脸的稚气。我久久的凝望着你,想把你装进我心里,永远不要再分离。但终究是梦,我还是醒了,泪一滴一 滴轻轻的滑落,痛苦的敲打着我那已逝多久的记忆。这时,那首歌,那首唯一在班上,在你面前唱过的一首歌,在耳边悠然响起:虽然是个梦,依旧觉的痛,云山相隔一重又一重,天外雨蒙蒙,泪眼更蒙蒙,你在梦里对我说珍重、、、、、难道真的是天意?注定有这样的结局。
 
  你走了,走的好远好远,以至我再也看不到你。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我还是会不轻易的想起你,那抹温柔的心痛永远挥之不去。
 
  我不曾拥有过快乐的童年,七岁那年我患上了一种被当时农村称为“癌”的病——肺脓氧。从此,小伙伴们远远的离开了我,伴着我的只有家人那愁苦的脸,和那漫长的夜,病了两年,两年里,我的日子和那药汤一样:黑黑的,苦苦的。
 
  病好了,我返回了学校,心很平静。往日的欢笑已不在。从此的我,学会了用一种冷冷的目光去打量周围的一切;从此,我的世界只有书,学习——虽然我只有9岁。
 
  一路到了中学,我都走的好孤独。我没有朋友,没有欢乐,除了学习成绩优异外,我什么也没有,我把自己残忍的封闭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初二。在这柳絮纷飞的季节里,你来了,带着一脸的稚气,一身的朴实。心情灰暗的我看什么都是灰的,反正谁教都一样,我还是专注做我的题。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平淡如水,并没有因你的到来,而掀起一点涟漪。我,依旧做我的大学梦,依旧洒脱狂傲的独来独去。
 
  你教我们物理,喜欢问问题的我,自然也没有放过你,为了我的大学梦,哪怕是一个小小的问题。我每每面无表情的站在你身边,提出一个又一个有点难缠的问题,你总是给我讲的那么详,那么细。慢慢的,你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开始在我周围蔓延开来。
 
       生人初二一段时间,学校要摸底考试了,这时恰好妈妈病了,一切的家务都落在了我身上,常常是做完作业就趴着睡着了。我很累,有点撑不下去的感觉,夜间常常无由的醒来。
 
  那天夜里,不知怎么又醒了。突然之间,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失航的小船,孤零零的飘荡在茫茫的大海上。那种孤独的荒凉的恐惧死死的钳住了我,我紧紧的抱住妈妈,妈妈拍着我的背“别怕,别怕,又做恶梦了是吧?”灯亮了,我心渐渐平息下来。看表两点多,就这样,我一直静静的看着表针一秒一秒的滑过。早晨6点了,我知道今天学校要统查迟到,我没有起床,一种奇怪的心理——我想迟到。
 
  到了学校,我迟到了20分钟。刚刚做到座位上,就被你叫了出去。迟到一共3个,你说“罚你们站到下课”[离下课就还有几分钟了,我知道你是为我那点可怜的自尊,所谓的罚,只是走走过程而已]我一听“罚站”,这是我上学以来从没有过的,我怎能被罚站,怎么可以?当你刚刚进了班里,我就进来了,径直朝我座位走去。
 
  “谁让你进来的?张海红”你问我,
 
  “我让我进来的”我冷冷的回答,
 
  “你以为这是你家吗?你这样自由”你向我吼到,
 
  “那是你以为”我回敬你,
 
  “你给我出来”
 
  你把我带到了办公室,语气缓和下来,
 
  “说说吧,怎么今天迟到了?”
 
  “没有原因”我依旧面无表情,
 
  “是不是家里有事?”
 
  想想这段日子自己走的好苦,泪在眼中打转,我死命的用牙咬着下唇,泪没有落下来,我却尝到了嘴里咸咸的东西。
 
  “你这个同学太孤傲了,以后和同学们多多的相处,知道吗?”你的声音充满了关切。我没有言语。
 
  我出来了,离下课的时间还早。我来到校门口,望着远方无垠的麦田,泪流满面。
 
  事情过去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追着你问问题,你还是一样的讲解。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望着你的背影静静的发呆,不知什么时候你开始出现在我的梦里。我不敢在正视你,每当我们的目光不期而遇,我则慌乱的低下头去。我的世界因你不再寒冷。
 
  做为师生关系的我们注定是无言的结局,我相信你懂,我也懂。所以你没有给过我一点特殊的关怀,所以我也从没有奢求过什么。只希望这份温暖的感觉伴着自己,让自己的世界不再荒凉孤寂。我把这份爱深深的埋在了心底——虽然有点孤独,有点寂寞。我的学习成绩开始稳步上升,我知道一切都是因为你。
 
  突然有一天,你走了——出了车祸。你开的摩托车和迎面开来的公共汽车相撞,你当时就断了气,没有来的及留下只言片语。你走的太突然,一时之间我找不到自己。
 
  那天风好大,我来到班里,班里的女孩都哭成了泪人,我知道他们都舍不得你。我一个人静静的来到操场上,远远的望着那将要永远属于你的家——你就土葬在校门口,要永远守着你那心爱的校园。那当“叮当”“叮当”敲打棺木的声音,沉沉的,重重的打在我心里,那份重压令我窒息。
 
  风真的好大,吹乱了我的头发。
 
  追悼会开始了,我静静的站在那里,被哭声淹没。我没有一滴泪,大脑一片空白。要入葬了,看着棺木一点点往下沉,我心也在沉。要扬土了,我才意识到你将永远沉睡在这里,不再醒来。“哇”的一声,我哭倒在土堆旁,我拼命的抓着泥土,大声的嘶喊“不要,不要,不要、、、、、”可是没有人听到我的喊声,只有风呜呜的刮着。大地终于掩埋了你,看着空中飞舞的纸钱,一时之间,我感觉一切一切不过尔尔,什么在我眼中都不重要了。我的世界一下子空了。
 
  许多年过去了,每当清明来临,细雨纷飞的时节,我会变的异常的迷茫烦乱。当我不轻易听到迪克牛宰唱的这首歌:这些年过的不好不坏,心里好象少了一个人存在,而我渐渐明白,你依然是我不变的关怀、、、我再一次泪流满面。
 
  你走了,疼痛之余,我感到欣慰,因为我最初的情感是那样洁白无暇,我最初的爱是那样纯洁透明。你,永远是我最初的爱,我最真实的拥有。

上一篇:活成想要的那样好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

21.5K

条留言  

给我留言